炎水晶

透明文手小秘密

子岚(已淡圈):

maye……
真的诶……


如遇:



1.向圈内大佬低头,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。












2.很喜欢红心蓝手,然而……啊……想想就行了。












3.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,麻麻!这里有个小天使!!








4.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。












5.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,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。












6.时常会自暴自弃,算了算了,溜了溜了,反正也没人看。












7.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!赞!了!












8.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,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,啊,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。












9.不停地写不停的写,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。












10.很想放弃,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!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!拉不到……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。












11.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,心理极其矛盾。












12.笔力撑不起脑洞,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……(苦闷.jpg)。












13.会来回的看评论,想说很多话,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,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,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。












14.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。












15.被叫大佬/太太超级惶恐,不,我不是!












16.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,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※欢迎大家补充啊。


张贴寻人启事

孤独的不死鸟:

帮忙找一下 @律者令 


乌鸦之栖.羽神鸦:



我的徒弟名为律令


写文的


刚刚把我从列表中移除,并且最后一条给我的消息是“最喜欢师傅了”。




QQ空间所有说说删除,原版lof似乎已经被封并且清空,换了新的但是我不确定她人到底在不在那里。


QQ添加的问题是“放弃吧”


如果你能看到我发这个的话,不论你经历了什么,你得捡回你的信心和对未来的希望,这样的话你才能继续走下去,别干任何这个年纪不该做的,别拿小孩子不该拿的刀子啦什么的


可能是我多虑,你没事只是被家长断网一类,最好是那样你来说一句就OK




别搞得跟分手一样好么?!!!咱俩只是师徒!!!【】


写手挑战

1.
下起了雨,然而帕洛斯并没有带伞,正思考着怎么回去。佩利眼尖发现了帕洛斯,兴奋的和帕洛斯打招呼,然后跑到帕洛斯身边问帕洛斯怎么还不回去。
“这不是明摆着吗?蠢狗”看到佩利,心情似乎变好了
“我不是蠢狗,要不帕洛斯你去我家吧”佩利提出邀请。
“好啊,雨停了我就回去。”
佩利打着伞,带着帕洛斯走向了自己家。
那场雨持续了一晚上,彻夜未停。
2.
佩利做了一个噩梦,梦见帕洛斯不要他了,帕洛斯当着自己的面杀了雷狮和卡米尔。惊吓着醒来,吵醒了睡在旁边的帕洛斯。
“怎么了?蠢狗?做噩梦了吗?”帕洛斯揉了揉眼睛抱住佩利,拍了拍他的背“真是没用啊蠢狗。”
佩利就任帕洛斯抱着“你会抛弃我吗?”
“怎么可能啊蠢狗,你傻了吧”帕洛斯刚说完就被佩利吻了。
蠢狗,帕洛斯笑了,抱着佩利回应那个吻。
梦醒了,什么都没了。
3.
帕洛斯因为今天很忙,忘记了佩利说要在校门口等着他。
忙完了已经是傍晚了,走出教室,来到校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蹲着在门口,孤零零的。
想起了佩利说要等他,走到佩利面前揉了揉佩利的头。
“帕洛斯,你终于来了!本大爷等你等了几个小时了,还不快和本大爷道歉!”生气的站起来抱住了帕洛斯。
“蠢狗”
“恩?”
“走了”
“帕洛斯你个魂淡都不和本大爷道歉”佩利抱怨着,但还是跟着帕洛斯走了。
走到一半突然被帕洛斯亲了一口。
“对不起”

标题什么的我不知道黑手党梗

帕洛斯被雷狮要求和另一个人一起去做任务。帕洛斯想拒绝行为他向来独来独往,雷狮告诉他,那人外号狂犬。
这提起了帕洛斯的兴趣,狂犬啊,真是像有趣的猎物呢,驯服了会怎样?
帕洛斯来到碰面地点的酒吧,点了杯鸡尾酒悠闲的等待,帕洛斯的外貌不错,男女老少通吃。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假笑,有些女生脸红的去和他讲话,然后被帕洛斯的甜言蜜语给捕获。
酒吧进来了一个米黄色长发的男人,帕洛斯看了一眼,觉得应该就是他了。于是跟女孩道别,留下了虚假的电话号码,来到男人面前。
“你是谁?本大爷是来找人的你知道吗?”佩利低头看了看眼前这个人,真矮,不过长的挺好看。
“或许你是来着我的呢,狂犬。”帕洛斯笑了笑,看样子会是一个有趣的猎物呢。
“狂犬,你叫什么?”
“佩利”
“我叫帕洛斯,记住了没蠢狗”
“本大爷才不是狗!”
“知道啦,蠢狗”
“本大爷不是蠢狗!”
“蠢狗说谁呢”
“蠢狗说你了!”
“是是是,你赢了,蠢狗在说我”
'“哼哼,知道本大爷的厉害了吧”
真是蠢狗呢,到现在都还没发现,看样子日后不会那么无聊了呢,帕洛斯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。
“帕洛斯”
“恩”
“你笑起来挺好看的”
“关你什么事?暴露狂”帕洛斯瞟了佩利的上本事,肌肉挺多的。
“本大爷才不是暴露狂!”
“以后和我出来的时候得穿上衣”
“哦……”
帕洛斯忘了,他们之间只是一次合作。佩利忘了,自己不喜欢和别人一起做任务 。他们之间就像有默契样的,似乎约定好了,以后还要见面。
这次是认为是扮演一对情侣参加下个星期的舞会,帕洛斯得扮演女生,原因?佩利太高了。
帕洛斯教佩利礼仪和舞步,即使佩利踩了他几脚,帕洛斯还是微笑着继续教佩利跳。帕洛斯人其实蛮好的,佩利这么想着。终于可以休息吃饭了,兴奋的跑到饭桌,用手拿起一块肉,却被帕洛斯一筷子打了下来。
“好疼!帕洛斯你干什么!”
“教你礼仪啊”
“我会!”
“用筷子吃饭,如果你还想吃肉的话。”帕洛斯摆出标准的假笑,看不出破绽。
“哦”佩利拿起筷子,在桌子上做好,然后开始夹菜吃饭。
“不要吃的到处都是”
“不要发出吧唧声”
“不要一个劲的夹肉,要吃些素”
“碗里的肉已经堆的更高了,吃完在夹”
“不要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”
“我去,帕洛斯你怎么这么烦!”
“这是在教你礼仪”
“你是不是在报复我踩到了你的脚?”
“不是……”帕洛斯简直无语,用心教这只蠢狗是没用的,得换一种方法。
帕洛斯坐在佩利的另一边“现在,随你怎么吃”
“真的吗?太好了”佩利很高兴,不用在遵循那么多礼仪什么的。
帕洛斯无视佩利,慢条斯理的吃饭,没吃多少,就用卫生纸擦了擦嘴上仅有的一点油渍。
“你是猫吗?吃饭怎么这么慢?”
帕洛斯没有说话继续吃,佩利见帕洛斯没理他,便继续吃,但看着帕洛斯的动作,自己的动作也开始好了起来。
帕洛斯吃完了,筷子整齐的摆在碗旁边,用纸擦了擦嘴巴,然后看着佩利。
“你是猫吗?食量怎么只有这么点点”佩利好奇,帕洛斯的怎么就只吃这么一点。
“不是,吃饭的话,七分饱就行了,太多的话后面的甜点可就吃不下哦”
“哦哦,原来如此,帕洛斯你比较喜欢吃甜点啊。”
“谁跟你说的?”
“你啊”
“……”我和大傻个聊不来……
七天很快就过去了,佩利已经被折磨的不行了,掌握了基本的礼仪。“蠢狗,去房间换衣服”帕洛斯丟给佩利一套黑色的西装。“哦”佩利已经习惯蠢狗这个称号了,如果是别人,佩利已经开骂了,但这是帕洛斯啊。
等佩利换完西装的时候,外面已经有个小个子美女在等着他了。
“帕洛斯啊,没想到你是女的,本来就觉得你有点娘,还有啊……卧槽,帕洛斯你打我干什么,看着你是女人我就不跟你计较!”话还没说完佩利就被恶狠狠的打了一下。
“你说谁娘?”帕洛斯有些生气。
“你啊,谁会向你这样慢慢的吃饭,猫一样的食量,而且……你还有胸。”佩利盯着帕洛斯看。
散着头发,戴了一个小小的蝴蝶结,穿着漂亮的晚礼服,就是裙子有点短,脸上淡淡的化了一点妆,这让佩利咽了一口口水。
“走了,别忘了教你的”
“哦哦”
帕洛斯挽着佩利的手进了舞会厅,帕洛斯看起来特别娇小,因为佩利太高了。
帕洛斯打扮的似乎惊艳了全程,所有人,包括任务目标都忍不住多看来帕洛斯几眼。
任务目标也就是一个糟大汉,他马上走到帕洛斯面前,邀请了帕洛斯跳舞,帕洛斯接受了,佩利在内心磨牙。
一舞完毕……
“小姐,你跳的真好呢”
“是吗?谢谢夸奖”
“那是你男朋友吗”
“不是,我们只是朋友”
“不是规定只有情侣能来吗”
“因为是你举办的舞会啊,我爱慕你很久了。”帕洛斯一上来就撩汉,把眼前这个人撩的不要不要的。
“小姐,或许我们可以互相认识互相交流一下。”
佩利内心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无名的怒火 。
“可以啊”帕洛斯朝佩利眨眨眼睛,示意佩利跟上,佩利难得的看懂了。
男人拿出两个杯子,看着帕洛斯,问“会喝酒吗?”
“会一点点,但是我会醉的”
任务目标的笑的逐渐猥琐“那我们就只喝一杯”帕洛斯用手指在其中一个酒杯点了一下“我还以为有灰尘呢。”
“怎么可能”
红酒已经被递到帕洛斯手上,帕洛斯闻出了药味,反正不是什么春药毒品,只是普通的安眠药,反正蠢狗在“那么干杯”帕洛斯和男人都喝下了红酒。
帕洛斯的头逐渐发昏“我……好像醉了。”
“是吗?”男人笑意更大了,手逐渐摸上帕洛斯的背“要不去我家休息一下吧。”
帕洛斯只感到厌恶,蠢狗,快来啊,佩利打掉了男人的手“这是我朋友”
“啧,这是我的举办的舞会,而且,你们也只是朋友吧。”
“那又怎样?”把帕洛斯扯到自己的怀里“本大爷可是先走了”佩利用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帕洛斯,帕洛斯看到眼前的人是佩利,放心的睡了下去。
佩利抱着帕洛斯头也不回的走了,任务目标的话,先不管了,佩利想着。
佩利抱着帕洛斯回到酒店,把帕洛斯放在床上,刚刚才把自己的西装脱下,上半身赤裸,就被帕洛斯抱住“冷……”佩利不厚道的脸红了,咬住了帕洛斯的脖颈,留下一个吻痕(牙印)就当是把你带回来的报酬吧。然后抱着帕洛斯,与帕洛斯一起睡去。
第二天帕洛斯醒来,觉得身上很重,而且有点发麻,看见一只蠢狗流着口水睡在自己的胸膛上,他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?与一巴掌把佩利拍醒。
“熬嗷嗷!帕洛斯你干嘛!”被那一巴掌打醒的佩利嚎叫着,从帕洛斯身上爬起来,捂着被扇的脸颊。
“目标今天应该死了”
“啊?”
“昨天我在他酒里下药了”
“本大爷还以为你被单纯的下药了呢,那人还想着把你带回家。”
“不是有你吗?我先去洗澡。”身上的口水恶心死了!
佩利就坐在床上等待。
帕洛斯洗完澡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,浴巾不在就好了,佩利这么想着。
“看着我干嘛?快去洗澡!”
“哦哦!”